审议现场张伯礼哭了是怎么回事?武汉奋战的82天让人为之动容

2020-05-23 15:51:42

第一时间临危受命,在武汉奋战82天,年过古稀的抗疫英雄张伯礼从未有过一句怨言。然而在5月22日两会的审议现场,作为人大代表的张伯礼却哭了。回忆起在武汉的这一段经历,很多人都感同身受,为之动容。

此前的一段采访中张伯礼就曾经对这段经历做过回忆:

“我是1月26日接到任务的,让我转天早晨到北京机场集合,我说什么事,他说就是到武汉去。我说多长时间,他们说三个月。我说那么长,我说准备什么东西,他说不知道。我说还有谁,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就接到通知准备来。知道当时武汉的疫情很重,也有思想准备要来,甚至自己想申请来,但是来那个瞬间……你太厉害了,这么一下触到泪点上了。”

当主持人追问为什么您回忆起来的时候情绪仍然激动?他说:“一个是悲壮,因为当时武汉情况是很严重的,并且我们对冠状病毒的了解远远不像现在了解那么多。所以觉得是中央让我去,我这个岁数本身在这摆着,说明疫情很重才让我来负责,否则不会让我这个老头来。领导叫你来就是一份信任,这份信任是无价的"

2003年,张伯礼曾组建中医医疗队抗击非典。17年后,已年逾古稀的他临危受命,抗击新冠疫情。他提出了在西医没有特效药和疫苗的情况下,对集中隔离的疑似患者实行中医治疗,被中央指导组采纳。

在全部方舱医院的治疗中,中药使用率超过90%。那段时间,指导临床、进入隔离病区察看患者、亲自拟方、巡查医院等等,张伯礼不分昼夜高负荷工作。

2月15日凌晨,张伯礼胆囊炎发作,腹痛难忍,中央指导组的领导强令他住院治疗。19日凌晨,张伯礼接受微创胆囊摘除手术。

手术之前,张伯礼让医院不用征求家属意见,自己签字。手术很成功,但手术之后,张伯礼的双腿又出现血栓,必须卧床。医生说要至少休息两个星期。

张伯礼急了,他说自己尽量听话,多给点药,最后住院一个星期。

在张伯礼手术后的第三天,他的儿子、天津中医药大学第四附属医院执行院长张磊,带领天津市第十二批援汉医疗队来到了武汉。按照张伯礼的要求,张磊没有去探望父亲,而是直接去了江夏方舱医院驻地。

按照统一部署,3月17日张磊与援汉医疗队返回了天津,但张伯礼依然坚守武汉。他说:“这回我把胆留在了武汉,更加与武汉市民肝胆相照了!”

张伯礼武汉之行简述1月26日,大年初二晚上,正在天津指导防疫的张伯礼院士接到国家疫情防控指导组电话,要求当晚到武汉。72岁的他不惧危险,来到武汉。

1月27日开始,张伯礼院士深入定点医院、方舱医院、社区,给病人会诊,调查疫情,制定中医治疗方案、研究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处方。

2月12日,张伯礼院士率领209名中医“国家队”进驻江夏中医方舱医院。该“中医国家队”由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五省市三甲医院专家组成。

2月14日开舱至3月10日休舱,江夏中医方舱医院运行26天总计收治病人564人,治愈出院392人,其他患者在休舱后,转到江夏区人民医院和雷神山医院治疗观察。

据江夏中医方舱医院副院长熊侃介绍,张院士作为总顾问,带领400多中医专家,奋战在江夏中医方舱医院。他穿上防护服,走进隔离区查房,为患者拿脉、查看舌苔,了解病情。一个上午出来,防护服早已汗得透湿。

晚上,张伯礼院士又召集五省市几名知名中医专家会诊,在张伯礼院士的指导下,制定了江夏中医方舱医院一号方、二号方。后期,江夏中医方舱医院基本做到了“一人一方”。

据张伯礼院士自己介绍:江夏方舱医院有564个患者(轻症71%,普通型29%),五个中医医疗队整建制接管。患者除了吃中药还要打太极、练八段锦、做按摩、做敷帖,做针灸,中医疗法全套都上。截至到“休舱”,实现了“三个零”:病人零转重、零复阳;医护人员零感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