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零拿地、靠卖尾楼为生的绿景控股跨界在线教育 蹭热点保壳还是实控人“套利”?

2020-03-30 17:21:11

中国网财经3月30日讯(记者里豫 李冰岩)主营房地产业务的绿景控股3月30日披露了2019年财报,绿景控股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631.87万元,同比下降6.29%;实现归母净利润为亏损903.11万元,同比下降111.66%。

绿景控股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及物业管理业务,公司将此次亏损的主要原因归结为营业收入较少。事实上,绿景控股作为一家房地产公司,总共开发的楼盘也不过4个,近10年时间里更是没有拿过地,纯靠卖尾楼为生,扣非净利润有6年处于亏损状态。绿景控股也曾试图谋求转型酒店管理、矿产资源、木薯加工及医疗大健康产业等行业,但最终都不尽如人意,可谓在转型道路上屡战屡败。

3月16日,绿景控股突然抛出一项收购方案,拟以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新三板企业佳一教育100%股权,溢价率高达278.37%。值得一提的是,绿景控股将以定增的方式向实控人余丰募资配套资金3.27亿元,价格5.89/股,这意味着实控人几乎以七七折的价格认购了绿景控股的股票。

跨界在线教育是为蹭热点保壳还是为实控人“套利”?

 12亿元跨界豪娶在线教育

A股从来不缺少“跨界玩家”。 3月16日绿景控股抛出了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拟以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新三板企业佳一教育100%股权,作价12亿元。

佳一教育属于当前炙手可热的行业——教育,2015年至2018年期间在新三板挂牌。佳一教育主营业务为K12课外培训服务和教学解决方案输出,其线下直营教学服务对象为华东地区三四线城市及二线城市的小学和初中生,一般以18-22人小班授课。

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佳一教育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9亿元、3.4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911万元、5629万元。

此次交易价格为12亿元,而2019年年末佳一教育的净资产为3.17亿元,收购溢价高达278.55%。收购完成后佳一教育将变成绿景控股的全资子公司。

收购热门概念带来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绿景控股股价闻讯连续3日涨停。连涨之后,绿景控股股价开启放量跌停按钮,资金盘开始获利了结。3月19日、20日及23日,绿景控股连续三天跌停,3天成交量高达24.8万手,换手率更是高达13.51%。

即使目前佳一教育的业绩增长还比较可观,但在诸侯争霸的K12赛道,佳一教育的发展前景还需要打一个问号。而且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绿景控股本次重组是蹭在线教育热点,还是下定决心转型教育行业,仍有待观察。

值得注意的是,绿景控股拟以5.89元/股的价格向实际控制人余丰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3.27亿元,用于支付现金对价、中介机构费用及相关税费。

记者注意到,绿景控股在近五年内的股价最低点为5.88元,复牌前的收盘价为7.6元。这就意味着,实控人认购股票的价格几乎位于近五年内的历史低点。如以复牌前的收盘价来比较,实控人几乎是以七七折的价格认购了绿景控股的股票。

尽管绿景控股的股价已从最高的39.98元跌去了80%,但余氏父子手上的股票仍有3亿市值。

房企“壳”公司的转型 屡战屡败

与余氏父子投资回报略显不搭的是,十多年过去了,上市公司至今仍没找到稳定发展的主业,全靠几家子公司贡献利润实现保壳。

2019年绿景控股由盈转亏,全年亏损903.11万元,同比下降111.66%。公司将此次亏损的主要原因归结为营业收入较少。公告显示,绿景控股存货中的住宅已经基本销售完毕,仅剩余车位及少量商铺,公司目前无土地储备,亦无正在开发及待开房地产项目。报告期内,房地产业务的工作重点是清理库存,但销售情况欠佳。

作为房地产企业自2009年以后竟然没有拿过1块地,混迹资本市场十多年全靠吃老本。

2006年底,余斌控制的广州天誉房地产开放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天誉)成为绿景控股的第一大股东,余斌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广州天誉的业务中也包括房地产开发。在入主绿景控股前,广州天誉的实际控制人余斌已经间接控制了港股上市公司天誉置业,天誉置业的定位是开发高档物业。

值得注意的是,同为余斌控制下的房地产开发业务,天誉置业在多个城市囤积了可供建设2000多万方物业的土地,而绿景控股的土地储备却是0。

事实上,作为一家老牌的上市房企,绿景控股总共开发的楼盘只有4个,近10年更是没有拿过地,靠卖尾楼实现“亏一年赚一年”的保壳策略。

为了转型,绿景控股从2010年开始就谋求资本运作,但都屡战屡败。

绿景控股的第一次重组方案是向第一大股东余斌控制的广州天誉出售上市公司旗下的大部分资产,出售的资产几乎囊括了上市公司当时能够产生现金流的所有资产,整体作价仅为6亿元。最终该方案以失败告终。

此后,绿景控股抛出了在定增计划,募投项目是柬埔寨年产400万吨生物质能源原料木薯种植及加工产业化项目。但重组方案发布后时间不久随即宣布终止非公开发行事项,原因是标的公司的国有股东不同意。

绿景控股的第三次重组,可谓声势浩大,但最终也是镜中花水中月。2015年,绿景控股称与北京儿童医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随后,绿景控股宣布在北京等城市成立全资子公司运营儿童健康医院,同时与国内外多家机构签署协议,拟合资或合作成立医疗机构,版图从国内扩张到国外。

2015年9月,公司发布了200亿元的超级融资计划,但一个月后融资额度被下调至100亿元,募资主要用于建设营利性医疗机构、互联网医疗平台、大数据应用平台等。一时间,互联网+和大保健概念傍身,百亿级别投资的魅力在于上市公司预计的税后利润将高达20亿元。

绿景控股带着一堆“战略合作”和巨额融资方案以及20亿元的税后利润等噱头于2015年9月2日复牌,股价从停牌前的13.3元一路上涨到39.9元,短短3个月内涨幅达200%。

2016年,上市公司紧接着披露了一批与之相关的战略合作协议,但故事还是发生了逆转,2016年8月,非公开发行的募资规模再度下调至75亿元;2016年11月下调至67亿元。2017年,故事完结,上市公司表示已经向证监会撤回了申请文件,2018年初,该项目正式被宣告终止。

彼时被看成是想医疗转型而成立的广州明安成了公司新的亏损点,2019年上半年累计亏损额达6675万元。

2017年,绿景控股因为无房可卖,利润亏损了8345万元。2018年,为了实现“亏一年赚一年”的保壳策略,公司出售了旗下三家医疗公司股权,获得1.24亿元的投资收益,使得上市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774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三家公司的买方分别是绿景控股董事陈玉峰控制的明智未来和余斌控制的广州誉华。另外,1.24亿元的投资收益在2018年即被上市公司确认了收益,但截至2019年12月,明智未来仍有3000余万元的股权转让款未支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