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断论文代写“黑手” 监管整治还需持续发力

2020-09-03 14:21:16

本报记者 赵碧报道

近期,天津大学、厦门大学两名学生的硕士论文在标题、摘要、正文结构、内容、图表以及致谢、参考文献等部分雷同或高度相似,多个段落甚至一字不差。两所学校调查后认为,涉事两名学生存在由他人代写、买卖论文的学术作假行为。

事实上,近年来教育部门和高校对论文注水、造假、抄袭、买卖种种学术不端行为始终保持“铁腕整治”的态势。然而,仍有不少高校学生和“枪手”卖家铤而走险,论文代写、买卖现象禁而不绝。

论文代写、买卖屡屡出现

藏匿在学生背后的论文代写“产业链”,已经不是第一次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中。每到毕业季,论文代写总是会引发舆论关注。

有知情人士透露,论文代写实则是团队作战,有人负责找代写的客户、有人当代写的写手、还有负责拉生意的客服等等。客户和代写团队就论文字数、查重率、写作水平、代写价格等多个问题达成一致意见,付款后就可以收到论文初稿。

至于论文的质量也是因人而异。不少代写的论文是东拼西凑出来的,这些写手虽标榜自己名校毕业,客服也如此宣传,实则本身水平有限,团队也基本不会核实写手真实学历。还有一些高校在校生充当写手,其写出的论文能够基本满足客户要求。

论文质量参差不齐,依据质量,一笔订单写手能赚到几百到上千元不等,中介也能从中获利许多。在电商平台上,很多论文代写的店铺只是随着毕业季的来临而开张,毕业季后就注销。

眼下,两所知名高校中两位硕士的毕业论文雷同,无疑将论文代写再次推到风口浪尖。

事实上,近些年来,监管部门高度重视高校毕业论文的质量,对论文抽检、学术不端行为均作出了严格要求。2018年7月教育部发布的《关于严厉查处高等学校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的通知》明确指出,对参与购买、代写学位论文的学生,给予开除学籍处分。已获得学历证书、学位证书的,依法予以撤销。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加强科研伦理和学风建设,惩戒学术不端,力戒浮躁之风”,这是近十年来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惩戒学术不端”。政府部门和高校对毕业论文的审核又上升了一个高度。“强化对学术不端行为的监督查处,开展硕士、博士学位论文抽检等工作”被列为教育部2019年工作要点。

“在相关部门三令五申严禁和打击下,论文代写、学术造假依旧屡屡出现。其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违规成本太小,二是缺乏诚信意识。”桂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与传媒学院社会工作教研室主任、社会学博士刘成晨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

南华大学经济管理与法学学院副教授欧阳爱辉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较大市场需求刺激了学术造假现象屡屡出现。由于高等教育本科、硕士、博士阶段往往都要求学生撰写毕业论文或发表若干篇学术论文,在科研人员的职称评聘、绩效考核中往往也以学术论文作为最关键的衡量指标之一,而学生、科研人员受各类主客观因素制约,未必都能满足这些具体考核要求。这就形成了较大的市场需求,令相应论文代写代发、学术造假有了滋生的巨大空间。

“另一方面,由于相关规范机制存在漏洞。虽然各高校、教育行政部门等多年来都对论文代写代发、学术造假进行了严厉遏制,但因论文代写代发目前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仅依靠高校导师、学术委员会根据自身经验判断或者借助中国知网的检测系统进行论文复制比监测,往往百密一疏。即便进行追责,大多也是单位自己追究购买论文者的责任,对代写代发者和中介机构很难奏效。且由于论文代写、代发多为网上交易,非常隐蔽,即便真的追责也较困难。”欧阳爱辉说。

完善监管措施成当务之急

目前,从源头上治理论文代写代发、学术造假的现象成为重中之重。在欧阳爱辉看来,源头上要从法律、社会、个人等多个方面加以监管规范。从在法律层面看,对论文代写代发、中介发表等现象进行直接规制,甚至必要时可以将其和其他学术不端行为列入法律规制范畴,对具有较大社会危害性的代写代发、中介发表设置专门的罪名予以法律规制。从社会管理层面看,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减少市场需求。同时针对各类期刊杂志进行严格监管,督促其建立起严格的论文审稿机制且不得与代写代发中介机构有不正当利益往来。从个人层面看,应加强学生、科研工作者个人学术自律,脚踏实地展开原创性研究。

“要处罚代写论文的机构和人,也要处罚找论文代写的人。没有需求,就没有供给,如果论文都是亲自撰写,那么代写代发、学术造假的中介就失去了市场。”刘成晨表示。

对于论文的管理和规范,各大高校和导师需要把好关。刘成晨建议,出台相关政策来监督与规范毕业论文,尤其是提高处罚力度,一旦发现就取消学位。同时,高校要严格要求导师,给予学生适时的指导和引导。此外,对学生进行学术训练,加强对他们的诚信教育,培养学生达到毕业标准。

欧阳爱辉建议,针对论文代写进行规制,就高校严格监管而言,首先要做的是加大打击力度和科学地采用检测方式。学校要对学生、教师进行严格的学术诚信教育引导,促使他们能够真正独立展开有价值的学术研究,针对一些社会负面评价较多、中介代发影响较恶劣的刊物,建立黑名单制度。在论文检测上,不简单以中国知网的论文复制比检测为唯一依据,要以导师(同行专家)、学术委员会和软件检测相结合,更准确对论文是否原创进行评判。

“要积极改进现有评价机制。对学生而言,不再硬性规定论文作为考核基本要求,可以适当取消研究生发表学术论文的规定,减少发表论文在学生奖学金评定、推荐免试研究生等方面过多的权重。对教师而言,同样要改良评价机制,进行全面考核,不把论文当做最关键甚至唯一标准进行考评。”欧阳爱辉说。

刘成晨表示,治理论文代写代发、学术造假的问题,需要教育部门、高校、导师、学生和家长等多方主体齐心协力,多管齐下,努力遏制住学术不端、论文造假这种不良的社会风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