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湖北主播:一个特殊的除夕夜,我在录疫情防控通知

2020-02-11 19:04:14

春节前夕,新冠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在湖北爆发。1月23日至今,武汉、黄冈、襄阳等13地相继封城,湖北人民在抗疫最前线,积极迎战新冠病毒。

在喜马拉雅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是白衣天使,在病房抢救肺炎患者;他们不是线下志愿者,在前线搬运物资、接送人员。但他们用自己的声音助力抗疫:协助平台免费录制防疫知识,让更多人获得信息与信心,持续更新电台节目,向外传递温暖与力量。

对喜马拉雅上的湖北主播而言,他们深处风暴中心,却依然用自身力量点亮希望的微光,更是难能可贵。

空荡的街市之外,他们的节目日更如常;抗疫在继续,陪伴和爱不会停止。

文倩,女,33岁,湖北潜江,大学教师

喜马拉雅主播ID:文倩_jt

作品:《今晚九点半FM》《元宝妈妈讲故事》

我家在湖北潜江,一个人口100多万的县级市,位于江汉平原腹地,距离武汉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往年除夕夜,欢笑声、鞭炮声、狗叫声不绝于耳,一派热闹的景象。

今年的情况有所不同。除夕这一天晚上,老公出去打麻将,老人孩子已经熟睡,屋里屋外安静地出奇,间或才有几声鞭炮的钝响传来。

晚上十一点多,很久不联系的一位镇上领导发来文档,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通知,呼吁大家加强自我防护。他请我录一段音频,我没有多想,人家这么晚找来,肯定着急要,我马上打开电脑就给他录了。

因为我之前录儿童故事比较多,担心会不会不符合他的要求。录完后我发过去,他发来一条语音,说我们听了觉得挺好的。他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肯定还有不少人没有下班,他们在连夜忙着疫情工作。

那一晚我睡的不踏实,这是近几年少有的。

我读书的时候在一家电台做兼职主持人,录的节目点歌、交友各种类型都有,出于自己的兴趣爱好,我也去中国传媒大学进修了一年。

我们那地方不大,播音专业的人不多,所以也会帮政府相关部门做晚会主持人,都是免费,我也乐在其中。前面说的那位领导就是做主持人认识的。

毕业之后,我进大学做了老师,在潜江江汉艺术职业学院教播音主持与语言表达,就是全国第一个开设小龙虾专业的学校,一路算是顺风顺水。

主业教书之外,2016年我入驻喜马拉雅,录制一些音频内容。坦白讲,很长一段时间我的音频收听的人很少,心理有一个落差,所以有时间才会更新一下。

疫情出来初期,我并没有切身的体会,直到那位领导找我来录通知。紧接着第二天,我和媒体朋友聊到这个话题,他告诉我以前的两个同事咳嗽的厉害,那正是新冠病毒肺炎的症状,我意识到疫情离我很近了。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湖北很多地方采取防控措施。封城之后,我闭关在家,基本没事可干,除了吃饭睡觉,其他很多时间都在录音频,少的一天四五个小时,多的时候十几个小时。我想的比较多的是怎么录一些东西去陪伴他们,去疏导他们,更多的是做这样一些事情。

在这种大灾难面前,你会觉得自己很无力,好像什么都做不了,即使捐赠口罩这样的小事也做不到,因为我也很难买到。

但依然有很多人想办法出力,奋斗在一线,尤其是前方的医务人员,我觉得他们是很伟大的。我能录一点音,真的是太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了。

在录音频的过程中,我四次留下眼泪。

四川广元首批派往武汉的医疗援助队伍即将出发,丈夫站在大巴车边,大声朝着车里的妻子喊道,平安回来,你平安回来我包一年的家务。

说实话,录到这里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就哽咽了,就录不下去了,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我仿佛觉得自己不是旁观者,而是亲历者,自己已经带入进去了。这是我第一次流泪。

山东日照一老人走进派出所留下1.2万元现金和一张纸条后离开,纸条上写着"急转武汉,为白衣天使加油,我的一点心意。东港环卫。"录到这条新闻,我第二次流下眼泪。

第三次流泪,是杭州纵火案的受害者林生斌捐赠5000个口罩。以前新闻报道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惨,一家5口就剩下他一个人。在我的潜意识里,不自觉认为他的人生已经在谷底,但他在还拼尽全力,那种善真的很打动人。

之前看《我不是药神》的时候我也哭了。这次他从印度买了护目镜和口罩再一次让我流泪。他挺身而出去做的这些事情,是能够打动我的,他身上的这种侠义精神深深感动了我。这是我第四次流泪。

平时可能很普通的这些人,在关键时刻,他们那种奉献精神,散发着人性的光辉。

我平时录小说或者那种文艺作品的时候,情绪需要调动,而录这些内容的时候,情绪直接就上来了,挡都挡不住,忍不住只想哭。

除夕过后,那位领导又找我录了几次通知,因为没有酬劳,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但又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我跟他说,没关系,有事尽管找我,这是发自内心的。

每个人能力不同,能力大那么就去照亮更多的人,即使像我这样,能做的很少,也要发出萤萤微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