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票补一去不返 猫眼卖票生意“缩水”

票补一去不返 猫眼卖票生意“缩水”

■本报记者 姚露 金晓岩 北京报道

以去年10月线上票补取消为节点,宣告线上票务平台团购大战落幕。得益于票补取消,猫眼娱乐营销费用大幅削减,并在上市半年后实现盈利。但记者了解到,除了在营销费用方面减少之外,猫眼在线票务、娱乐电商服务等业务也在收缩,同时,公司大举推动的猫眼生态仍在完善中,尚无可以用来支撑业绩的业务点。

对此,猫眼娱乐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猫眼正在进行全文娱生态的转型,当前多个业务点仍处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过程中,前期投入对于猫眼全产业链的产出具有积极影响。

在线票务收缩

不打票补之后,猫眼终于不赔钱了。猫眼2019年年中财报显示,上半年,公司获得收入19.8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4.7%;期内溢利净额2.57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为亏损净额2.31亿元人民币;经调整溢利净额为3.80亿元人民币,而2018年上半年为亏损2060万元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猫眼实现盈利的主要原因在于营销费用的收缩。上半年,猫眼销售及营销开支也减少了近5亿元,由2018年上半年的11.46亿元变为6.11亿元,同比减少了46.7%。关于支出减少的原因,财报解释称是“因用户激励减少所致”。

2010年前后,线上票务平台为获取用户掀起了团购大战。2014年,猫眼率先推出9.9元甚至3.8元的低价票,迅速抢占了市场,同时也拉开了票补时代的序幕。票补出现前,国内影视电影票价平均在45元左右,近年逐渐跌至30元以下。

长期的价格战让在线票务迅速挤压,2017年之后,在线票务市场进入到猫眼和淘票票的双寡头时代。票补取消,电影票价格回归理性,从平台来说补贴少了,但从用户的角度来看,观影热情也消退不少。在票补取消后的第一个春节档(2019年),观影人次仅1.3亿人次,同比下降10.3%,这是近五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票房收入58.6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也是近5年来的最慢增速。

从猫眼的数据来看,作为业绩主力军的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在2018年上半年贡献的营收占比60.6%,而2019年上半年则出现了下滑,为54.6%。对于在线电影票务的收缩,猫眼娱乐在中报中解释,这部分收入的下滑主要是因为2019年上半年全国票房和观影人次整体下降导致的。

而在2019年上半年,电影的总体票房只下降了2.7%,猫眼娱乐在线娱乐和票务服务收入却下跌了5.6%,也就是说,猫眼票务收入收缩得更多或更快。

对此,猫眼娱乐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解释称,猫眼在线电影票务的收入主要与观影人次相关,从这个数据来看,猫眼的在线电影票务收缩的幅度远低于观影人次的收缩。

国家电影专资办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国内观影总人次为8.08亿,上年同期为9.01亿,同比减少10.3%,这个数据远高于猫眼娱乐在线票务的下跌幅度。猫眼方面认为,从观影人次的维度来看,公司在线票务的业务正处于逆势上扬的阶段。

外部流量依赖症?

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猫眼相关负责人还提道,在线票务业务的收缩也从侧面表现出公司对于票务的收入依赖性正在降低。

2019年7月9日,猫眼在北京召开战略升级发布会,猫眼CEO郑志昊又给出了两个对标阿里大文娱的具体方案:一是推出全文娱战略,打造包含票务、产品、数据、营销、资金在内的五大平台;二是联手腾讯启动“腾猫联盟”,共同打造电影行业顶级宣发体系。

战略升级后的猫眼,在流量上得到腾讯的倾力支持。线上,猫眼娱乐就拥有了六大流量入口,分别是微信、QQ、美团、大众点评、猫眼、格瓦拉。当然,对于这部分外部流量的粘性,业内人士则持有怀疑态度,单从业绩上来看,目前这批庞大的流量并没有在猫眼的业绩中体现出来。

猫眼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表示,实际上,这部分流量已经在猫眼的业绩中起作用,但具体的占比不方便透露。与腾讯合作的初衷是将双方的生态叠加,把双方的B段、C端融合进行整体的经济化运营。

至于用户的粘性问题,该负责人表示,观影属于中频消费,更看重整个观影市场的流量情况,用户粘性并不是一个最重要的参考标准。当然,在猫眼整个产业链来讲,用户的粘性对于后链条的宣发、制作时有帮助的,这也是猫眼正在完善的地方。

从猫眼战略升级来看,猫眼已不满足于单纯的在线票务平台,而是聚焦打造全文娱产业链。除了传统的在线票务,猫眼同时也在内容源头上进行了参与。

数据显示,在娱乐内容服务部分,猫眼上半年总营收 6.66 亿元,同比增长 18.7%,从历史情况来看,比去年全年增速25.4%下降了6.7个百分点。期间,猫眼以联合出品方或主控发行方参与了《来电狂想》、《飞驰人生》、《最好的我们》等影片,电影及宣发业务不断在扩展。

对于当前影视行业寒冬,猫眼也在进一步深入影视制作的源头。对此,外界人士担忧会对业绩有所拖累。对此,猫眼方面表示,从单点业务的投入来看,影视制作可能是一个不能立马见效的行为,但从猫眼长链条的后续业务来看,前期投入可能搭载了置换后续宣发、营销等方面的合作。

该负责人一再强调,猫眼是一个全文娱服务型平台,任何一个单点的业务的亏盈都不能反映猫眼整体的效益情况。

关键词: 猫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