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30年·新商业领袖年终论坛】新时代,新拐点,新商业领袖(2)

2020-12-16 16:51:20
什么是新 30 年

什么是新商业领袖

今天,核心解读看这里!

image.png

一、新商业文明已来,从平行世界到聚裂世界

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在《世界是平的:一部二十一世纪简史》(The World Is Flat: A Brief History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一书中分析了 21 世纪初期全球化的过程。提出“世界正被抹平”,宏观描述了个人与公司透过全球化过程中得到权力的过程。这个平行世界的推动者就是互联网技术的革命,互联网在迅速扩张的 10 年,在需求端实现了:

1)低成本,实时服务海量用户

2)满足每一个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3)服务自我更新与提升的速度

在供应端,通过“网络协同+数据智能”对供应链进行反向整合。这就是以互联网为基础的商业文明基本形态。

在过去的 20 年里,几乎每个行业都会经历一个从传统的、封闭的、线性的供应链,走向开放的、价值协同网的完整过程。

在过去的 20 年里,我们看到这一变革主要是在消费端展开。天猫每年双 11 的惊人销售额证明了这个世界的威力。

催生平行世界智能商业的力量,同样会终结平行世界,将世界推向另一个新商业文明。这三股力量分别是:

1) 从 4G 技术到 5G 技术。商业世界从 4G 技术支持下的产品和服务的在线化到 5G 的物联网化。

2) 从算法到云基建。机器智能的本质是大数据和算法,两者的结合才产生了快速迭代和快速优化。当这种智能像高速公路一样成为一种基础建设的时候,智能商业的深度变革才刚刚开始。

3) 从人工上线到 AI 智能。在互联网上,所有的产品和服务上线需要靠人工,传统互联网时代,人们束缚于PC,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束缚于手机。随着 AI 技术的成熟,各种可商业化新应用场景随之而生,如无人驾驶领域。

新商业文明已经初见端倪,我们看到的如拼多多对传统电商的成功挑战,如今日头条对传统资讯平台的成功挑战。新商业文明已经不在追求大而平,而是窄而深,任何一个传统互联网无法提供价值增值的部分,都是新生的机会。任何一个新的商业场景都有可能诞生现象级的企业,任何现象级场景都呼唤新的商业领袖。随着 5G+云+AI 技术的不断成熟,这种撕裂会越大,新机会也会越多! 商业世界不再是平的,新商业世界是一个聚裂世界。

过去 20 年,世界从封闭走向平行。

未来 20 年,世界从平行走向聚合。聚合世界从产业互联网开始。

二、从消费端革命到供应链变革

1. “旧未来”“新物种”拐点已到

智能时代的到来,是以旧引擎日渐衰竭为标志的。最突出的表现是互联网巨头 BAT (百度、阿里、腾讯)强劲的发展势头背后难掩的焦虑。这主要表现在消费侧“发动机”转速放缓, 流量红利几乎释放殆尽,在交易成本和交易效率里“掘金”越来越难,供给侧”新引擎”蓄势待发,产业智能正一路过关闯隘,蹒跚前行。

传统互联网公司用 20 年时间在搜索、电商和社交领域垒起来的护城河开始被一点一点地瓦解,TMD (今日头条、美团和滴滴)以及无数垂直领域的创业公司用自己的崛起,一次次地冲击 BAT 的边界。激战之中,BAT 依靠互联网这个引擎建立起的防线已被撕裂,产业生态在多层次的竞争中不断被重塑。

互联网公司商业模式的本质在于基于消费端需求微粒聚合,反向推动生产端变革。生态裂变是商业模式的基本发展形态,即有什么样的需求,就会衍生出什么样的小生态。垂直领域的电商崛起并没有改变从需求反向定制生产的基本思路。

2. “新未来”“新物种”即将来临

以“云+AI+5G”技术聚变为标志的新引擎正在蓬勃兴起,正在成为“智能基础设施”,如同“智能手机+iOS/安卓系统+App”构成消费智能的底座一样。“云+AI+5G”既承载一连串的技术创新,又催生一波又一波的产业裂变,引领人类智能世界。

技术聚变引发行业裂变,新一代商业逻辑正在酝酿,商业主战场从消费端转向生产端; 先行者红利刚刚开始释放,智能城市、智能医疗、智能交通、智能物流、智能游戏、智能制造、基因测序等领域涌现出典型案例;不同于传统公司互联网公司生态型商业模式,产业端商业模式的变革依然以技术突破作为引擎,以产业属性作为路标,以生产生活方式的迭代升级作为目的,发展成“航空母舰” 式的大平台,以大平台为基础构建链式循环。所以,产业型大平台式商业模式是未来“新物种”的主要形式之一。

3. 未来商界“新物种”大格局

——中国利用突破算力的机会,弥补短板、“换道超车”,继续担当全球经济引擎。工业互联网、车联网、智能电网等领域孕育着无数产业新机会,区域与城市经济迎来新蜕变,先行者已享受智能红利,有的产业与城市(区域)一跃而起。

——在这场关乎未来战场的角逐中,活跃着三股力量:一是以华为为代表的信息通信类公司;二是以阿里巴巴、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三是以格力电器为代表的制造业龙头公司。换言之,HATG (华为、阿里巴巴、腾讯、格力电器)将成为智能时代的赢家。

——以 TMP (今日头条、美团大众、拼多多)为代表的新生代十分凶猛,是有能力与 HATG 抗衡的不可小觑的力量。它们信奉“只有死去的人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不断地从 BAT 阴影中突围。它们认为,战斗是永远的,只不过是从一个战场转向另一个战场,当然也从一个机会转向另一个机会,所以,直接瞄准下一个战场、下一个机会。

……

4. 未来商界两类基本”新物种“类型

商界”物种“具体个体形式丰富多样,但是从基本类型来说有两种。

1)、产业型商业模式

2)、生态型商业模式

其他形态都以此为基础而作具体演绎。因此,物种研究应该从这两种基本形态进行把握。我们正处于爆炸式创新的前夜,也是“商业大发现”的时代。关于下一个 10 年乃至 30 年, 最重要的洞察是,你的对手不是友商,是时代。要么成为颠覆者,要么被颠覆,没有中间道路可以选择。

三、新商业领袖:拥抱新拐点,拥抱不确定性

回望2020,是动荡、焦灼而又温暖的一年,我们目睹了巨星陨落、欧盟解体、全球抗疫等传奇的一幕幕;全球化主导的国际秩序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脱钩、去全球化、新冷战、双循环战略成为政经新议题;这一年,我们完成了实现全部人口脱贫,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脱贫攻坚战略……2020,我们一起回顾不平凡,我们用四个关键词来总结今年的宏观经济

关键词一:低毛利时代疫情加速了经济下滑,进入了“低毛利时代”,躺着赚钱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少。

关键词二:精细化管理低毛利时代,企业只能拼管理,竞争全靠“高性价比”的产品。

关键词三:头部效益行业优势向头部品牌聚集,比如华为、腾讯的境遇和经济趋势互逆,疫情对它们影响很小,它们还在不停地赚钱,而且赚钱能力很强。

关键词四:注册制落地注册制的实行,又给头部企业打通了一条资本市场之路,资本的力量使得头部企业的效率越来越强。

在这种环境下,会对今年乃至未来整个竞争的环境产生更大的变化。比如,这两年华为备受美国打压,从不让参与 5G 建设,到断供手机芯片等等一系列行为。然而,依据华为 7 月份发布了数据显示: 2020 年上半年,华为实现了 4544 亿人民币的销售额,同比增长 13.1%。从这个角度来看,印证了“核心能力强,反而是发展的机会”的说法。我个人认为,危机来临时恰是弯道超车的最好时机。

同时,疫情对于互联网业务整体上反倒是一个很大利好。腾讯的业务营收有出色的增长,特别是游戏板块。因为疫情大家出不了门,只能天天在家里玩游戏。不仅仅是腾讯,阿里、网易这些互联网巨头,也都在享受这样的增长红利。

2020 教会我们,直面危机。危机都是一样的,企业要逃离舒适区,去做原来有诸多因素想做而没做的事, 去积极应对、拥抱互联网,重构渠道,通过数字化赋能传统服务,进行组织转型等。这才是适用于未来的法则。

我们处在一个新时代,处在一个新拐点,新商业领袖,如何面对危机?如何洞察经济现象背后的规律?请关注系列文章三《不同时代,商业的底层运作规律》

image.png

致辞与鸣谢:

本系列文章由欧赛斯商学院联合百森智投推出。对文章内容有任何意见,欢迎微信联系挚识会;

关闭